首页 法国新闻 中法关系 入门语音 法语阅读 专题学习 法国大学 法国电影 法国香颂 留学法国 在线词典 下载 图片 招聘 院校搜索 网址 商城 论坛
目前位置:缘缘法语 > 留学移民 > 留法政策
文章搜索:
我的偷渡法兰西之旅

http://www.yuanFr.com 编辑:yuanFr 发布时间:2005-9-7
[加入ViVi收藏夹] [收藏到365Key] [ ]

 
被警察拘羁的偷渡者

 
这是个已失踪的自称去偷渡的女孩

 
被骗偷渡卖淫的女子被解救

 
溺死的中国偷渡者

  记者手记:“眼镜”是中国浙江温州人,28岁。2003年3月在别人的教唆下,历经艰辛经6个月的时间偷渡到法国。来法后无所事事,2004年11月,在蛇头帮助下,持日本假护照乘车偷渡英国时被法国警方查获。在押遣返期间,警方见其情绪低落,怕出现问题,便找懂汉语的人和他沟通,记者得以采访当事人。所述事实,警方均已经记录在案。后“眼镜”下落不详。文中人名均是为叙述方便,由记者所加,请勿对号入座。

  芬兰惊魂

  我本来在上海和朋友做点小生意,因为我戴副眼镜,大家都叫我“眼镜”。可是家里人说我这样没出息,要我到外国去。一切都是他们帮我联系的。那个管偷渡的老板(指所有的蛇头,下同)不是我们这里的,但和我家认识,所以价钱便宜点,我认识11万,不认识就13万。

  我偷渡的目的地是西班牙,他们说那里的身份好搞一点,可是最终也没有去成。老板告诉我们的很简单,坐飞机先到莫斯科,然后转机去西班牙。说的很轻松,只是先把我们骗出来。

  一切的手续都是老板帮我们办。他帮我们签证,我去年3月份出来的时候,莫斯科签证很好签的,他好象是里面有人认识,护照一拿进去就马上签,都是商务考察。很快拿出来,他们说你们先去莫斯科,然后你再分头去你们的目的地。

  我们一起从中国走的是8个人,我们不能直接到莫斯科,即使我们的签证是真的,也会被退回来,我们是从新西伯利亚转机,在这里进关。一到海关,海关人员就要求我们拿出钱来看,你不是商务考察吗?身上应该带钱的。他会问你去考察多少天?我们是15天,那么你得拿出至少15天在那里生活的钱来。不够,你就得被退回中国。我们总算顺利过关,到了莫斯科。到莫斯科我本来打算自己就跑掉的。可是一到莫斯科机场,早就有人在等我们,根本跑不了。和我们一起上车时,我才发现并不止我们8个,一共有20多人,都是被同一个老板接走的。中国老板给莫斯科老板是一个人100美金,他安排我们住,也是中国人,听说这个老板以前是做生意,后来亏本了,就转行做这种生意。如果他还安排我们走,那每个人还要加100美金。

  在这里我们在一个大房间里,男的女的都是住在一起的,就像对牲畜一样的。在莫斯科待了两个月,就在那个30几平方的房间里,有20多个人,有时达到30多个。我写了一首诗:“一张机票飞到俄国,两餐土豆吃得上火,三更半夜夜猫生活,四条线路条条封锁……”我听有些福建人说,有的老板把整层楼租下来,住150人。一天只吃一餐饭,就一个电饭锅,一个电炉,一个烧饭,一个烧菜。150个人在吃,他们说要一天24小时在烧,也只能一个人吃一餐。我们是中午12点、晚上七八点,做两餐,老板说这已经是很好了。就这样,我们差点和老板打起来。因为在中国我们是一天三顿习惯了。老板还要求女的烧饭,男的洗地,我们在家里都不干事的,还要我们干。在国内时他们告诉我们什么都安排好了,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安排好。是先把我们骗出来。在国内是我大,他讨好我,一出来就是他大,听他摆布了。没办法我们也老是打电话去催,可中国的老板只负责把人给骗出来,这边的就管不着了。中国的老板也是不断催着的。

  一个月后,终于老板安排我去芬兰。他说你坐火车到芬兰,只要你一到芬兰,就到了欧盟,就没问题了。你一下车,就是芬兰的首都,那边会有人接应你们的。他给我一个假的身份证,说是查不出来问题的。可是我们一到芬兰就被查住了。

  当时他是安排我和一个女的一块走。从莫斯科出来很好过关的,给他20美金,他护照都不要看的,就让你走了。但车一过芬兰边境,就上来警察查身份证,我们给他看我们的护照和身份证。他让翻译过来说,为什么你的护照上只有到莫斯科的签证呢?他们查身份证上的手印,和我的核对,都是对的,照片也是真的,证件上查不出问题,但他就怀疑我们是假的。一个警察说,你有这张卡,代表你在西班牙至少两三年了,你说两句西班牙语看看。这下露馅了。我哪会说?

  一下车,把我们带到了移民处。后来他给我两条路选择:一是他们安排把我们送回中国,一条是让我们原路返回莫斯科。正好那天我到莫斯科的签证也要到期了,他们说我如果回莫斯科也有问题。我说回国,可那个女的不愿意,说钱已经不多了。那个女的比较小,才19岁,可是已经偷渡过两次。她会说点英语,我什么也不会说。以前她用假护照到马来西亚,30几个人,被查出来了,老板被判了8年刑,她被遣送回来了。才一个多月,就又出来了。她说她家里已经欠了2万多,她没钱回去了。我说我身上还有1000多美金,还够我们两个回国的,她就是不愿意回去。

  第二天芬兰警察把我们送上了去莫斯科的火车。一到俄国,边防警察上来,指指我们的护照说,签证已经到期了。在火车上,我们还碰见了两个女的,是和我们一样情况,会讲英语的,大家是同病相怜,有个女人就和警察讲好话,警察同意帮助我们想办法。所谓想办法也就是要钱,一个人交100美金,给我们盖一个章,好象是过境章,我们可以再在俄国呆半个月。他先把我们送到圣彼得堡,然后和我们要钱帮我们买了去莫斯科的火车票,把我们送到了去莫斯科的车站。

  乌克兰恶旅

  我们在车站给老板打电话,可他的手机关机,固定电话也总是忙音。原来这个老板这里出了事。一批人是被安排偷渡的,15个,到乌克兰边境,不知怎么回事,那边没人来接。在山上整整等了一个星期,什么吃的都没有了,都饿坏了。有两个人以前是走过这条路的,然后他们决定再回莫斯科。然后就走路,像个大草原一样,走了一整天都没有遇到人。后来,遇到了一家牧民,他们给他美金,而他只给他们像中国的鸡食一样的东西。每个人回到莫斯科都瘦了十几斤。这两个人带大家一块走了一个星期后,幸好遇到了一个福建的留学生,用他的护照帮他们买了火车票,才回来的。到火车站,给老板打电话,让他去接,老板派车去,一看车站外全部是警察,害怕起来,马上回家拿着钱、护照都跑了,把剩下的人反锁到房子里。这帮人在火车站等了一天一夜。后来,其中有一个人是老板的老乡,曾经出来帮老板买过东西,认识一点路,就带他们自己回老板家。他们一共15个人,有7个害怕了,跑到中国大使馆去了。有8个人跟他自己坐地铁回老板家了。直到这天下午老板看没什么事,才回来,把他们从地铁站领回家。回来时他们已经一无所有了,他们的行李被送他们的俄国人偷了。老板本不想让我回去的,后来我打电话给中国的老板,中国的老板又给莫斯科的老板打电话,才把我们领回来。

  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。我回来又呆了半个月。后来我的中国老板自己的人来了,自己租了房子,就把我们接过去。在这里我认识了小青和红娟。她们原来也是在别的老板那里的,被这个老板看上了,就领过来了。本来早就应该安排她们走的,后来这个老板和另一个老板一人一个,把她们分开领回去了,给她们安排了住旅馆的。这事被老板娘知道后,把我安排和她们一起住。我们中间还有一对夫妇,男的有羊癜疯,两人二十二三岁的样子,他们有一个孩子才两个月,就出来了。他老婆很漂亮,老板看上了他老婆,就故意只让他一个人走,老板说:我这里钱紧张,不能安排你们两个一起走,要么你先走,要么你先拿出你自己的钱来垫上,买飞机票,我可以安排你两个一起走。羊癜疯不肯拿钱,他就只能一个人先走。我和两个女的一起走。

  我原来认为就我们三个人,后来才发现不是。那天运气特别差,我们是打出租车出来的,一出来就碰到警车,看我们是黑头发的,就要查我们的护照。我们的护照都已经放在老板那里了。我们就告诉他,我们的护照拿到大使馆延期了,没带在身上。警察说:好吧,一人交50美金的罚款。交完罚款,就放我们走了。出租车把我们送到了一个地方,那边已经有7个人在等我们了。

  我们10个人分乘两辆轿车。这两辆车是经过特别改装的,座位被卸掉了,人坐在里边,外边看不到。有老毛子开车,送我们去乌克兰。快到乌克兰边界的时候,老毛子在一个小树林里停下车,向我们要钱,每人10美金,算过关费。谁不交钱,就把他放在这里。那7个人都不愿意交,说老板都给钱了,我们没有钱。双方僵持直到给了才把我们送到边界。那边有乌克兰的老毛子在等着,把我们领到乌克兰境内的一个小树林,要等天黑才把我们接回去。

  是5月底的时候,树林里蚊子很多。我们在叮咬里呆了三四个小时。晚上12点钟,有人来找到我们跟他走小路,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,就有车子来接了。早上6点多,我们到达乌克兰的首都基辅。他们把我们放到基辅郊区的一个苹果园里。我们出发时带了很多吃的、喝的,在路上都被老毛子给拿去用了。那些大瓶的自来水就被他们要去洗车了。乌克兰的老板还没有来,我们就被放在苹果园里一直等到下午3点多。我们都没有水了,大家渴得不行,围着苹果园找了一圈又一圈,就是没有找到。和我一起的那两个女的心眼多,在背包里藏了两瓶水,就是不肯拿出来。因为我们是一起出来的,她就问我喝不喝。我说我还能忍。大家都累坏了,地上是那种很大的桑蚂蚁,有的人就躺在蚂蚁里睡着了。

  莫斯科老板曾对我们说,乌克兰老板跟他是朋友,兄弟一样的,我们到那里他们会对我们很照顾的。实际上这个老板跟他们根本不认识,是跟我们中国的老板合伙的朋友托的朋友的朋友,转了很多弯。这个老板说,不要紧,我会把你们送到目的地的,不过一个人4000美金,要莫斯科的人立刻付清。因为他和莫斯科的人以前没有生意上的来往,所以他要先见钱,再送人。我们从莫斯科出发的时候,那边老板和我们讲,你们一到乌克兰,立刻就会支付他们钱。可是我们到了后,电话打过去,那边说没钱。

  我们这批人中,有的要去捷克,有的要去奥地利,有的是西班牙,有的是法国,有的是意大利。这边的老板也有8个人是从莫斯科那边过来的,本来这些人比我们早出发一个星期,可是他们的路更难走,在乌克兰边境的一个山上给困了一个星期,后来他们扔掉了所有的东西,终于走出来。后来莫斯科的老板说,先把去捷克的送去,可先给这些钱。我因为有中国的老板打了招呼,所以跟他们去捷克的一起走。还有3个在乌克兰的人也一块跟我们走。一个是女留学生,还有一对夫妻是在这里做生意的,女的怀孕4、5个月了。这对夫妻说,这个老板是他们亲戚的朋友,不会出事的。哪知道我们这批走的时候运气特别差。

  女留学生被强奸

  从这乌克兰走的时候,那个老板就骗我们说,将来要爬山什么的,要把没有用的东西扔掉,就带一点吃的和水就行,不然太重了,你们根本走不动,很容易被抓。即使不被抓,你如果跟不上队伍,带路人就会把你扔在荒山野岭,我们也没办法的。有很多人都很害怕,很听话,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扔了。我只扔了旧衣服,新衣服就没有扔。我们是坐的冷藏车,改造过的,后边放冷藏的东西,中间有隔板,门像面包车一样,是开旁边的,后边也可以开的。我们从旁门进去后,就把这个门封住,他说乌克兰到斯洛伐克这边查的很严的,路上有很多警察检查。我们12个人分两排,一边6个,腿根本伸不直的,人挤着人。

  6月初,早上的天气还很冷,我们坐上车,里边乌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,什么也不知道,也没有人敢说话。大约4个小时停一次车让大家小便、吃东西什么的,平时就只能听到大家喘气的声音。我们被送到乌克兰边境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,这是他们的一个中间站。

  我们没什么事可干,大家就嚷嚷着快点走。这个老毛子怕我们吵会暴露他,就给他的老板要求把我们再送往前面一点。因为一旦暴露,他就会被判刑,而且被没收财产。老毛子的请求得到了他的老板的同意,他就要把我们送走。

  从农家出来,只走了半个多小时,就坐火车了。这是个火车头,好象要到什么地方去,顺便把我们接走。我们爬上火车不久,就有一个人从驾驶室那边过来,问我们这里有没有“小姐”。只有从乌克兰一起走的那个女留学生懂俄语,一切都是她给我们做翻译。她跟老毛子说没有。老毛子又问:那你们中间有没有没结过婚的。她与和我一起从莫斯科来的两个女孩关系不好,她就指着小青说:她没有。老毛子说就是她了。这个女学生就骗这个女孩子说:老毛子找你到前边有些事。这个女孩是从青田来的,14岁就辍学,在洗头房做过暗娼,今年19岁。她也很有经验。她到前边去不到5分钟就回来了。后来她告诉我,老毛子想强奸她。她跟老毛子往前走,在半路上,他就回过头来抱她。不过他一抱,女孩就往下一蹲,让他扑个空。几次失败,老毛子急了,她给他做手势,说自己有性病,老毛子半信半疑但也不愿意冒险,就让她回来了。这个女孩回来以后,老毛子就不由分说把那个女学生带走了。小青告诉大家,老毛子找女孩的真相,是想强奸她。

  我和大家说,我们不能让他们欺负她。他们也不过只有两个人,我们有6个男人,我们一起到前边去,我想他们就不敢对她怎么样。虽然大家无亲无故,可我们是一起出来的,现在在一条船上,大家互相帮忙一下。可没有一个人响应。有人说:别人的事我们管不了啦,只要我们自己平平安安到了目的地就好了。我只好自己去。可是我一看,前边的门已经全部关死了,根本打不开。我只好回来,我知道凭我自己也根本打不过他们的,他们一个我也对付不了的。所以只好回来。大约20多分钟后吧,火车停了,老毛子带女学生回来告诉我们,到站了,要我们下车。我问女孩子发生了什么事,她说什么事也没发生,她懂俄语,和他们聊了会天。但看见她的模样,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都没有言语。

  落难斯洛伐克

  我们下火车走了10多分钟,有辆卡车等着我们。这辆卡车又把我们送到了一个小村庄,这里离斯洛伐克的国境线只有3公里了,这是那个俄国老板的父母家,也是个据点。他让我们先住在这里,睡在地上。我发现在地上写了很多中国字,这说明已经很多人在这里住过了。

  没有想到在这里一住就是半个月。大家都嚷着走,老毛子说,他斯洛伐克那边的老板出事情了,走不了,让我们忍耐。他说,如果你们男的需要姑娘,我可以帮你们找,在这里很便宜的。我们身边有那么多女的,谁还想要外边的?我们当中有个男孩子看上了小青,可她嫌他太孩子气,不愿意。那个女学生看上了这个男的,可是男的嫌她已经被老毛子用过了,不愿意。因此他们经常吵吵闹闹的。

  老毛子怕这样闹起来会出事,就千方百计想办法尽快把我们送走。可是斯洛伐克那边接应的人一直联系不好。临走时,我们分两帮。老板对我们这车的人说,你们不用去斯洛伐克那边,直接送你们去捷克。

  只把我们送到边界的山下,剩下的就靠我们用步走了。老毛子说,不远的,一个多小时就到了,那边有车等着你们。可是山很陡,很难走,再加上有病人,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山顶。这里是乌克兰的边界。边境有铁丝网,不过那边有接应我们的,都是穿着军人服装、带着武器的人,有人说是斯洛伐克的边防军。有人说是警察,反正不是一般人。他们帮我们剪断铁丝网让我们过去。我们一一从下边爬过去。我们就被交给了斯洛伐克这方面的人。本来说,我们一到斯洛伐克,顶多走1个半小时就有车接的,后来说前边有警察不能来车,让我们再步行一段时间。大家都敢怒不敢言,走了5个多小时,我们到了捷克和斯洛伐克的边界。带路人说让我们先躲在山上,不要下来。第二天一早就会有人来接。那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。到早上5点多,我们都被冻得不行。天很冷,我们既没有吃的,有没喝的。东西都已经扔了。只好蹲在草里取暖。

  可是一直到上午11点了,也不见人来接我们。我们看见个俄国人把车停在山下,拿着个板斧上山来,好象找什么东西,我们以为是看山的,怕被他发现,我们就往深处躲藏。后来这人走了,半个小时后又回来。在山上不断“HELLO”喊,我们都害怕,以为是他带人来抓我们,我们就拼命往山上跑。后来女学生听出那人是来找我们的,我们才放下心来。他是老板派来给我们送吃的。我取了两瓶啤酒、黄瓜、饼干什么的。他说今天晚上有一批人到捷克,你们和他们一起走。他说晚上8、9点钟的时候他还会安排人给我们送吃的,11点的时候来车接我们直接去捷克。

  晚上10点多钟,我们也没见动静,山上冷得很,我们觉得可能又在山上过夜了,就找东西搭草屋。草屋刚搭好,山下传来喇叭声。接我们的人来了。事实上我们只坐了20多分钟的车,就到了目的地。我们以为是到了捷克,其实根本不是。还是像前一次一样的一家人家。

  这里已经有40多个人了,有中国的也有越南什么的。这里的老板特黑,什么东西都要赚三倍以上的钱。在莫斯科老板好一点,只赚一倍。

  第二天开来了个大卡车,所有的50多个人被赶上了车。这些人当中有30多个去匈牙利,其余的都是去捷克。可我们的车只出去了10几分钟,就遇到了警察,我们全被抓了。

  我们被带到当地的一个小警察局,被录了口供。翻译告诉我们,像我们这样的本来抓来呆三四天就放走的,现在要3到6个月。后来他们把我们送到了收容所。我们被换上了统一的囚服一样的衣服。进去一看,才知道里面中国人已经很多。也有阿富汗等地的人。他们有的已经待了20多天了。其中有人申请了“难民”,出去了。有人就鼓动我们也这样干,我们打电话给老板。老板说星期六中午我去接你们。可是到晚上8点也没人来。又打电话,他说我的人一直在门口等到晚上也没有见你们出来啊。我们被警察看着,怎么能出得去?

  我在里边被关了一个月。整天就是睡了吃,吃了睡。要求老板来保释,他说那一个人要2000美金的,太贵了。他不干。他要求我们申请难民,然后到难民营再想办法。我照他们的话做了,我就被送往一个难民营,刚到那里就有人打电话来,说来接我。这里和看守所不同,4个人一个房间,有床铺的。可以自由走动,出去买东西。虽然有人看守我们,可是非常松。好象鼓励我们逃跑似的。后来我们从莫斯科一起来的人串通好,一起翻墙逃跑。莫斯科的老板联系了斯洛伐克的一个老板来接我们。我们终于又回到了中国老板的手里。

  偷渡英国终结旅程

  大家在那里就分开了。有的人在捷克有亲戚就立刻被接走了。红娟有个表姐本身也是做这个生意的,就把她也接走了。小青也恢复了其本色,抽烟、喝酒、讲粗话,第三天老板就把她强奸了。被强奸后的第二天,有自称是红娟表姐的人来把她接走了,但从此也就消失了。我到法国3、4个月后,曾给家里大电话,说她家里人正到处找她,至今也没有消息。

  我在这里呆了两个多月,他们把其中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做了分配,陪那些看守我们的人睡觉,我呢就给他们做些饭。终于有一天,已经是我离开中国6个月的时候了,老板说有一批人要去法国,你去不去。西班牙那边现在不行的可能还要几个月。我问了家里,说法国就法国吧。所以我就随这帮人走了。他们先用车把我们送到了捷克边界,然后我们一刻不停地又走了5个小。,到捷克又停了一个星期,我被送到德国柏林。后来又等到一批人后,我们坐客车来到法国。

  到法国后,我给家里打电话,中国的老板从我家取走了11万。可是来法国后,我也没有什么工作,过着乞丐不如的生活。我真想回国。后来有人说到英国比较好赚钱,而且很容易去的。我信以为真。他们给我搞到了一本假日本护照,让我冒充日本人去。

  这次我们是4个人,两男两女,坐一辆宝马车。在海关,有个警察检查我们护照,没有任何问题。可就在我们发动车要走的时候,警察又拦住了我们。我遇到了去芬兰的同样的情况,他要求我用日语回答问题,我傻了。我们就被抓了。

  现在我很坦然,一场噩梦结束了。我希望能尽快回中国去。

 
页码:第[1]页 
来源:欧洲时报 BBC《MUZZY》初学法语字幕视频教程
[关闭窗口] [ ] [打印] [法语学习网址]
·热点资讯推荐· 缘缘法语社区
·学习文章推荐· 学习资源下载

精品推荐
阅读排行
·法国留学把关尺度在悄悄变严 多做
·2009年法国留学新政策全解读
·法国结婚签证须知
·法国申请签证最新措施(2008年
·法国探亲访友签证须知
·若要获得法国居留必须会说法语
·金融海啸以来法国留学成为新热点
·我的偷渡法兰西之旅
·萨科齐见达赖不影响赴法国留学
·职高生可免费留学法国
 
关于缘缘 | 免责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意见反馈 | 常见问题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©2005-2008 yuanFr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缘缘法语 版权所有 QQ群:7956287 14783316 8158368 Msn群:mgroup28325@hotmail.com